爱的魔力转圈圈by鬼脚七-爱的魔力转圈圈阅读

当前位置:博狗体育官方首页 > 资讯频道 > 言情小说 >

爱的魔力转圈圈by鬼脚七

爱的魔力转圈圈by鬼脚七

发表时间:2019-04-02 09:21 作者:鬼脚七

鬼脚七原创小说《爱的魔力转圈圈》讲述了南宫澈闵恩惠之间的故事,爱的魔力转圈圈鬼脚七小说阅读,文章精妙绝伦,扣人心弦。鬼脚七小说精彩节选:南宫澈与她交往,而是希望南宫澈这辈子都能记得她。她看了许久。

爱的魔力转圈圈推荐指数:★★★★★
>>《爱的魔力转圈圈》在线阅读>>

《爱的魔力转圈圈》精选:

周日的早晨,阳光暖暖地透过雪白的轻纱射了进来,闵恩惠双手支着头,望着桌上的玻璃瓶发呆。今天她又将一颗五角星放了进去,不过今天的愿望并不是希望南宫澈与她交往,而是希望南宫澈这辈子都能记得她。

她看了许久。直到时针指到9点整,墙上的壁钟里那只欢快的鸟儿从门里跳出来,唱起歌,她才收回目光,轻轻叹了一口气,将瓶子拿到手里。

就在她准备将瓶子装进箱子里时,突然身后的门开了,穿着睡衣的蓝茜打着哈欠走了进来。她看到此时的闵恩惠,愣了几秒,而后惊讶地夺过她手中的箱子,问道:“怎么啦?你要去哪里啊?”

闵恩惠垂着头,小声说道:“蓝茜妈妈,我想回家了。”

“回家?”蓝茜的睡意顿时全无,冲着门外喊道:“老公,你快点过来啊,恩惠要回家了哎!快点过来,快点过来!”

顿时整栋房子里到处充斥着她的尖叫声,好像发生了天大的事情一般。她甚至索性将箱子放在地上,自己一屁股坐了上去。

不多时,便见一个同样穿着睡衣、紧张兮兮的男人跑了进来,他几乎是南宫澈的加大版,只是那尖锐的眼神让人看一眼便觉得害怕。

“怎么回事?”男人刚一进来,便拉着蓝茜问道。

蓝茜拉着他的手,哽咽道:“不知道啊,老公,你快点劝劝恩惠宝贝,不要让她走啊,我们家好不容易才热闹一点,她一走,以后又冷清了。”

闵恩惠只觉得额头上有一颗大大的汗珠滑过——怪不得每天放学后蓝茜妈妈都会很开心地围着她转,原来,她是把她当成玩具了。

而且她这个玩具,会说,会笑,还会吃,呃——

“那个——”南宫墨为难地望了一眼闵恩惠,傻笑着问道,“那个,恩惠啊,你为什么要回去呢?在这里住得好好的不是吗?”

“哎哎,老公,你直接说重点啊!”蓝茜没好气地在南宫墨胳膊上拧了一把,然后快速起身,拿着行李箱,跑了出去,临出门时,她冲着闵恩惠笑道,“恩惠宝贝,有什么困难都要告诉你南宫爸爸哦,我先把你的东西收起来。”

闵恩惠撇了撇嘴,为什么南宫澈跟他的妈妈一点儿也不像呢?

之后,她缓缓抬起头说道:“南宫爸爸,我只是想我的爸爸妈妈了。”

“那,十一长假的时候,我们一起去你家好不好?把澈也带上。”南宫墨柔声说道,拉着她的手,“好了,我们出去吃早餐吧!今天天气这么好,又正好是周末,不如我们一家人一起去游乐场玩吧!”

游乐场?

闵恩惠顿时眉开眼笑,她老早就想去玩了啊!那些过山车、蹦极、攀岩等等游乐项目,她可是垂涎已久。以前在家里,周末也总是一个人,根本没有人陪她去游乐场玩!

她觉得自己还真没心没肺的,只要有吃有喝有玩,就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的确是这样,闵恩惠一脸兴奋,双脚上绑着粗粗的绳子,俯视着脚下的大海,开心地大喊:“蓝茜妈妈,记得帮我拍照哦!”

蓝茜一脸崇拜,拿着相机朝她挥了挥手:“好的,恩惠宝贝,加油哦,我会用我的DV记录下你这勇敢的一跳。”

闵恩惠用力地点点头,不过,怎么感觉跟蓝茜妈妈的对话,有点像永别啊?

不管了,这可是好不容易的一跳哇!她缓缓张开双手,向前跨了一步,最后整个人便如海燕般直冲海面,并伴随着发出兴奋的尖叫声。

坐垂直过山车的时候,闵恩惠一马当先地坐在最前面,也叫得最大声。后面的南宫墨却死死地抓着栏杆,紧张得满头大汗。蓝茜同样兴奋地尖叫着,用手中的DV记录着这令人兴奋的时刻。

从过山车上下来后,恩惠翻看着DV镜头,不禁笑道:“蓝茜妈妈,南宫爸爸真的好胆小哦,居然怕成那个样子。”

南宫墨苍白着脸色,坐在桌前,半天回不过神来,突然,他扭头,“哇”的一声吐了出来。待他抬起头时,闵恩惠已经笑得直不起腰了。

“这没什么的啦,澈也是这样哦!你是不知道,澈他从小就恐高,哈哈……”蓝茜很大方地趴在闵恩惠的耳边数落着儿子的缺点。

闵恩惠听得津津有味,时不时惊叹道:“真的吗?他真的那么胆小吗?哈哈,原来他这么像个女孩子哇!”

“对啊,对啊,澈跟他爸爸一样,都很胆小哎,连小强都害怕。我们家的小强平时都是我用拖鞋来打的……”

“我也不怕小强哎,我还养过老鼠,偷偷养的……”

经过蓝茜妈妈的慷慨介绍,闵恩惠终于知道,南宫澈有一个很大的缺点,那就是恐高。更要命的是,他看到小强都会尖叫,看到老鼠会扭头就跑,看到毛毛虫会全身不自在。

这样的南宫澈跟平时那个神气十足的南宫澈可完全不一样!

而这些,闵恩惠全部不怕。她还得到了一张南宫澈小时候穿着裙子、扎着两条羊角辫的照片,并偷偷把它放进了BLOG里面。

2.

“吧嗒吧嗒……”闵恩惠趿着拖鞋,打开房门,准备走出去喝水的时候,突然看到楼下客厅里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她用力揉了揉眼睛,这才确定,自己的确不是做梦,那个坐在沙发上一边啃猪脚一边看《猫和老鼠》的人正是南宫澈。

她想也不想,便向楼下冲去,可是到了楼梯拐角处,突然听到了蓝茜妈妈的声音。

“澈宝贝,你跟恩惠宝贝的关系怎么样了啊?有没有辅导她学习?”

蓝茜妈妈的声音非常好听,此刻她正一脸期待地望着南宫澈。

南宫澈啃猪脚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用力地咳了两声:“蓝女士,现在已经晚上11点45分了,你如果再不去睡觉,明天早上会长皱纹的。”

蓝茜不以为然地说道:“怕什么,我明天起晚点不就成了。”

她依然记得自己的问题,又说道:“不要跟老妈我打马虎眼,快点老实交代,你是不是欺负恩惠了?她今天早上已经收拾东西准备回家了。”

“是吗?”南宫澈似乎根本没有把蓝茜的话当回事,接着啃他的猪脚,含糊地说道,“那她怎么还在我们家啊?”

“啪——”抱枕从南宫澈的额前飞了过去,他皱了眉,不悦地说道:“妈,你干吗?我的手上可是很油的。”

“我干吗?你说我干吗啊!”蓝茜的声音一下子提高了几十个分贝,她走到南宫澈的身前,扯住他的耳朵骂道,“恩惠宝贝是多么可爱的女孩子啊,她要走了,你居然一点儿也不紧张,反而,反而还说这样的话。”

南宫澈挣扎着从蓝茜的手中抢下自己可怜的耳朵,然后躲得远远的,小声说道:“什么啊!都没看出来她哪里可爱了!”

“你再说一遍。”蓝茜双手叉腰,怒气冲冲地瞪着南宫澈。

南宫澈只得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不服气地说道:“好了,好了,我都这么多天没回来了,你难道就不能让我安静一会儿吗?”

“那你说恩惠宝贝的事情怎么办?”蓝茜依然不让步,一副凶巴巴的样子。

“蓝女士,到底她是你的女儿,还是我是你儿子啊?”南宫澈无奈地仰天长叹,在碰到蓝茜那一双怒火直冒的眼睛时,只得忍气吞声地说道,“好了,好了,我答应你就是了,以后对她好一点。”

蓝茜顿时眉开眼笑,抱着南宫澈狠狠地亲了一下,拍着他的头道:“真是妈妈的好儿子。”

南宫澈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抹了抹脸上的口水,继续啃他没啃完的猪脚。

闵恩惠站在楼梯口,不知是进还是退,突然蓝茜放开南宫澈,笑道:“好了,妈妈要去睡美容觉了,你一会儿吃完赶紧睡。”

闵恩惠忙转身向楼上走去,身后突然传来南宫澈的声音:“蓝女士,麻烦你转告闵恩惠小姐,叫她以后不要那么……呃,那么强悍。”

南宫澈说完还冷不防打了一个哆嗦,想起闵恩惠翻墙的速度,他都觉得有些后怕。

蓝茜转身打量了南宫澈几眼,忍不住笑道:“你干脆直说让她变得温柔一点儿就行了。”

“Bingo!正是这个意思,她什么时候变成淑女了,本少爷就什么时候接受她。”南宫澈打了个响指,没想到话刚说完,蓝茜的一只拖鞋便从他的耳边飞了过去。

闵恩惠用手指着自己的鼻子,站在楼上,竟忘了回自己的房间。

“我不温柔吗?”她喃喃自语,突然身后传来一声惊呼:“恩惠宝贝,你怎么还没睡觉?”

闵恩惠缓缓转身,问道:“蓝茜妈妈,我难道真的一点儿也不温柔吗?”

蓝茜抚着她的头发,笑道:“怎么会呢?”突然,她意识到什么,张大嘴惊讶地问道,“难道你刚才都听到了?”

闵恩惠用力地点点头,用手绞着睡衣的衣角。以前在家的时候,从来没有人跟她说过她的性格是怎么样的,她只知道她的死党多得数不清,所以她从来没有觉得有人会接受不了她这样的性格,可是现在南宫澈好像……

“不会啦,别听那个臭小子胡说,蓝茜妈妈明天就让他把今天说的话收回去。”蓝茜拉着闵恩惠往房间里走,“好了,不早了,快点回去睡觉吧!”

“可是我睡不着哎!”闵恩惠嘟着嘴,偷偷向楼下望去,此时的南宫澈已啃完他的猪脚,关了电视机,走了上来。他看到闵恩惠,不禁愣了一下,随后很大方地说道:“蓝女士,记得明天叫我起床。”

突然,闵恩惠在他开门的刹那冲了过去,拉着他的衣袖,问道:“南宫澈,如果我真的变成了淑女,你是不是愿意跟我交往?”

南宫澈抽回自己的手,得意地一笑:“当然啦,本少爷一向说话算话。”他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好了,时候不早了,我也该睡觉了。”

说完,便进了房间,闵恩惠站在他的门前,用力挥着拳头:“南宫澈,你等着,我一定会变成淑女,让你这辈子只喜欢我一个人的。”

蓝茜靠在门框上,打了一个哈欠,笑道:“好了,恩惠宝贝,快点去睡觉吧,我们明天再变淑女好了。”

闵恩惠眨了眨眼睛,用力地点点头。不过,看来今天她是睡不着了,要变淑女,怎样才能变成淑女呢?

3.

周一的清晨,下着淅沥沥的小雨,闵恩惠是被南宫澈那高达120分贝的声音吵醒的。

“老妈,我的鞋子在哪里?”

“老妈,我的书包呢?我的衣服呢?我的袜子呢?”

南宫澈在门前不停地跑来跑去,大声叫喊着。

闵恩惠猛地睁开眼睛,呀,还有一个小时。她盯着闹钟看了数秒,直到确定床头的闹钟还在走,而且距离上课时间还有一个小时后,她重新倒在了枕头上。

一秒、两秒、三秒……

她噌地从床上弹了起来。没错,这是她第一次与南宫澈一起去上学,所以,无论她昨天晚上睡得多么不好,她也要打起精神。

想到就要做到,闵恩惠10分钟后便冲出了门,背着书包,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追上了正跨上脚踏车准备出门的南宫澈。

“砰——”南宫澈只觉得身后一重,扭头一看,闵恩惠正顶着一双熊猫眼冲着他笑:“早上好啊!我们一起上学吧!”

他再次望天,然后郑重地说道:“闵恩惠小姐,淑女不是这个样子的。”

闵恩惠的一张笑脸立刻垮了下来,小声说道:“那从明天开始,人家再做淑女好了。”

“天哪!”南宫澈低咒一声,扭头踏着脚踏车出了门。

闵恩惠顿时眉开眼笑,紧紧地抓着他的衣服,小雨点轻轻打在她柔软的发丝上,晶莹闪亮。

这么长的路该说点什么吧!闵恩惠努力寻找着话题,可是昨天晚上实在睡得太少了,她居然就这样想着想着睡着了。

一路上,南宫澈要多郁闷便有多郁闷,他终于忍不住咬牙说道:“喂,你真的好重啊!”

奇怪的是身后的闵恩惠居然完全没有出声否认,南宫澈又重复了两遍,可是身后依然没有任何声音,于是他只得认命。唉,闵恩惠小姐不是一般的脸皮厚。

到学校门口时,南宫澈叫了闵恩惠两声,依然没有回应。他只觉得一路上,身后一直有个东西撞着他的书包,停下车一看,原来是闵恩惠闭着眼睛,流着口水,十分幸福地抓着他的书包。

“神啊,居然睡着了!”南宫澈低咒一句,大声吼道,“闵恩惠——”

闵恩惠看也不看,一拳便挥了出去,大声骂道:“哪个不长眼的?没看到我正在睡觉吗?吵死了,吵死了——”

南宫澈揉着被打得发酸的鼻子,忍不住怒火中烧,一松手,车子便向一旁倒去,随后“哗啦啦”一声响,闵恩惠连人带车一起倒在了地上。

“你个猪头,好好睡你的觉吧!”他转身大步朝校园里走去,此时来学校的学生越来越多,大家渐渐地将闵恩惠围了一圈。

她睁开眼,好一会儿才确定自己此时的状况,忍不住抱怨道:“死南宫澈,臭南宫澈,我诅咒你,诅咒你这辈子只能爱我一个人。”

说到这里,她也忍不住笑了,什么时候这句话成了她的口头禅?

而她,好像真的只能诅咒他这些,因为她实在想不到还有别的什么诅咒。

就在这时,南宫澈突然又折了回来,围在这里的学生看到南宫澈,不禁开始窃窃私语。

闵恩惠拍了拍身上的土,将脚踏车扶了起来,南宫澈挤过她,推着脚踏车往学校里走去,一句话也没有说。

闵恩惠跟在他的身后,笑道:“你刚才不是走了吗?干吗又回来了?是不是担心我啊?”

南宫澈头也不回地说道:“我是担心你把我的车子给整没了,谁有哪个闲工夫担心你啊?”

闵恩惠只觉得被人狠狠泼了一盆冷水,伸手接住落下来的丝丝雨滴,说道:“小雨点,你能告诉我淑女是什么样子的吗?”

南宫澈扭头没好气地说道:“白痴。”

闵恩惠不以为意,继续说道:“小雨点,你要为我作证哦!南宫澈说,如果我变成了淑女,他就要跟我交往,那么从现在开始,我就要向淑女发展。”

不管什么时候,流言在学校里总是传得最快的。闵恩惠一走进教室,一向不喜欢她的班花柳叮叮就突然走到她的面前,笑道:“听说星期六的舞会中,你被南宫澈给摞下了?”

闵恩惠不解地抬头望了她一眼,好一会儿才问道:“什么舞会啊?”

看到闵恩惠一脸的无辜,柳叮叮差点没拿起桌上的书砸到她的脑门上,然后再补上一句:“装什么装?”

常小亚抿嘴笑着望了一眼闵恩惠,说道:“恩惠,就是那天布偶社欢迎新社员的化装舞会。”

闵恩惠这才反应过来,拿起笔在本子上画圈圈:“是啊,他不想跟我跳舞,不过不管怎么说,他也跟我跳了半支舞,不像有的人,连一秒都没有跳过。”

柳叮叮顿时俏脸发白,咬牙道:“闵恩惠,别高兴得太早,南宫澈是不会喜欢你这种女生的。”

闵恩惠抬头望着她,不紧不慢地说道:“对啊,你怎么知道?”

“哈,全世界都知道的事情,你说我怎么知道?”柳叮叮顿时笑逐颜开,扯着自己的马尾,得意地转身走到自己的座位上。

“喂,大家今天早上没看到,刚才可是上演了一场好戏哦!”一个大眼睛的男生刚进教室,就大声嚷了起来。

柳叮叮问道:“什么好戏啊?拿来一起八卦一下!”

闵恩惠无力地趴在桌上,继续画着圈圈,什么好戏也比不上让她现在就去睡觉的好。

“当然是与我们帅气可爱的校草南宫少爷有关了。”大眼睛男生站在讲台上,口沫飞溅地为底下的同学讲着今天早上在校门口看到一幕。

南宫少爷不就是南宫澈吗?

闵恩惠猛地抬起头,望着讲台上的大眼睛男生,只见他卷起袖子,像说书先生般说着:“闵恩惠同学一向仰幕南宫少爷,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

闵恩惠不禁叹了一口气,还以为是什么新故事,原来是她早上跟南宫澈在学校门口发生的事情哦。

故事往往都是这样传开的,大眼睛男生讲的是,闵恩惠伏在校门口,看到南宫澈来学校,便扑了上去,最后摔倒在地上。

不一会儿,又有一个被同学称为“小喇叭”的女生冲进来,说了另外一个版本——闵恩惠一路跟踪南宫澈,到学校门口时被南宫澈发现,南宫澈便拿车子砸了过去。

而整个校园里还流传着各种不同的版本。等闵恩惠吃中饭时,她已经成了全校的焦点,人气指数直线飚升,连邻校的学生也趁这个空隙来看她。

闵恩惠只觉得自己就像一个跳梁小丑,只好拉着常小亚用餐盘挡着脸,躲躲藏藏地好不容易找了个没人地方准备坐下来,突然身后有人叫道:“闵恩惠!”

“啊——”她一惊慌,手中的餐盘就整个飞了出去。

“砰”的一声,餐盘清脆地落到了地上,盘中的食物也一一与地面“亲吻”。

闵恩惠怒气冲冲地转身,也不管身后是谁,就大声吼道:“谁在人家背后叫这么大声啊?我饿了一上午了,你赔我的东西,赔我的饭……”

“那我们一起吃吧!”欧阳谦微笑着说道,并将自己的餐盘递了上去。

闵恩惠看清来人,便毫不客气地接过他的餐盘,放到了桌上。

“嗯,这个味道还不错,这是什么来着?下次我也买这个。”闵恩惠舔着手指,含糊地说道。

“兴义刷把头。”欧阳谦笑道。

“哦!”闵恩惠头也不抬,欧阳谦买的东西几乎全部进了她的肚子,偶尔她还会伸手去拿常小亚盘中的东西。

“你慢点,小心……”常小亚的话还没说完,闵恩惠就已经噎得说不出话,端起碗里的汤往嘴里倒。

“咳咳咳……”她抬头望着常小亚,苦着一张脸说道,“这,这是什么?辣,辣……”

常小亚不好意思地说道:“是牛肉汤了,因为我刚才多放了一些辣椒。”

“你——”闵恩惠一张脸立刻涨得通红,不停地咳嗽。

“你活该,又没人跟你抢,谁叫你吃那么快!”南宫澈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递给她一瓶水,没好气地扯着欧阳谦的胳膊说道,“你什么时候跟她混得这么熟了?”

“你不是让我来跟她混熟点吗?”欧阳谦云淡风轻地笑着回答道。

南宫澈被他这一句话噎得回不过神来。

闵恩惠一口气喝了半瓶水,才缓过气来,看到南宫澈,不禁露出了甜甜的笑容,一把挽住他的胳膊,说:“我就知道,你不会见死不救的。”

“嘁,我是刚好路过,你别会错意了。”南宫澈抽回自己的手,望着欧阳谦道,“谦,我找你有事。”

“我也要去。”闵恩惠依旧发挥着死缠烂打的精神。

“别忘了淑女该是什么样子的!”南宫澈说完,不理会闵恩惠一脸迷芒的神情,拉着欧阳谦走出了餐厅。

“什么淑女啊?”常小亚不解地问道。

闵恩惠嘟着嘴,很不情愿地冲着那个高瘦的背影做了一个鬼脸,嘟囔道:“昨天晚上,他跟蓝茜妈妈说,等我什么时候变成淑女了,他就什么时候跟我交往。”

“南宫澈回去住了?”常小亚显然很吃惊,可是说完,她又低下了头,一张脸早已红透了。

闵恩惠点了点头,小声说道:“是啊,今天早上就是他载我来学校的。”

“恭喜你啊,终于有点进展了。”常小亚挽着闵恩惠的手走出了餐厅。

早上老天爷还哭哭啼啼的,结果到了中午就热得让人心里闷得慌。闵恩惠买了两大杯奶茶,与常小亚坐在操场边的看台上,望着在场中挥汗如雨的南宫澈。

“不就是出来踢个球吗?还搞得那么神秘。”她不满地说着,狠狠地吸了一口奶茶,结果由于用力太大,里面的珍珠果将整个管子给卡住了,怎么吸也吸不到奶茶。

“咳咳……”闵恩惠很郁闷地咳了两声,索性把管子丢到一旁,直接把杯盖揭开,用嘴对着杯子来喝。

“恩惠啊,你看那边,好像,好像是萧然然吧!”常小亚突然伸手去扯闵恩惠的胳膊,结果她一扯,闵恩惠身子一晃,整杯奶茶就啪地掉到了地上。同时,奶茶是顺着闵恩惠的怀里往下掉的。

“啊……”闵恩惠一惊,立马弹了起来。这一声惊呼,引起了场中的人纷纷向她这边望来。

常小亚连声道歉:“恩惠,那个,对不起啊!”

闵恩惠摇了摇头:“没事!”

她虽说没事,可是一张脸还是鼓得像包子一样。今天早上出门前是不是应该先看看黄历?真是见鬼了,居然连连出错,中午的饭喂了地,现在的奶茶也是,不仅喂地,还喂了自己的衣服。

南宫澈刚打完半场,在场边休息,一接过萧然然递来的毛巾,就听到身后传来闵恩惠的尖叫声,扭头一看,不禁一愣,低声咒道:“真是个笨蛋。”

可他的脚却好像被人施了魔法,不自觉地走到她的面前,将毛巾递给她:“用这个擦吧,笨蛋!真不知道你能干什么!”

闵恩惠接过毛巾的刹那,猛地抬头,像看怪物一样地看着南宫澈。两秒后,她突然跳了起来,然后一把抱住南宫澈的脖子,开心地说:“谢谢你,谢谢你……”

南宫澈无奈地扯了扯嘴角,酷酷地说道:“喂,别弄脏了我的衣服。”

闵恩惠赶忙放开手,含笑望着他。南宫澈像是没看到一样,转身走下了看台。

欧阳谦冲着南宫澈吹了一声口哨,然后向闵恩惠眨了眨眼睛。闵恩惠心中满是得意,一下又一下地擦着衣服上的奶茶。

“恩惠,你擦的是我的衣服。”常小亚小声提醒道,闵恩惠一惊,可不是,她擦了半天,居然是一直扯着常小亚的衣服袖子擦个没完。

“嘿嘿,不好意思啊!”闵恩惠双颊一红,低下了头,认真地擦着自己的衣服。

4.

电脑屏幕上,闪动着红色的标记,瞬间便有了一行字。

闵恩惠习惯在晚上做完作业的时候,细心地在电脑里记录着白天发生的每一件事情。渐渐地,她脸上露出了笑容。

“死小子,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啊?”蓝茜的声音从门外传来,闵恩惠连忙收起笑容,冲了出去。

南宫澈已经走到了门口,身上穿着一套黑白相间的运动服,看起来十分帅气。

闵恩惠想也没想,便大声喊道:“我也要去!”她边说边冲下楼。

南宫澈不悦地扭头望了她一眼:“你去干吗?没看到我要去打球吗?”

他伸手勾起篮球,跨上脚踏车准备出发。

闵恩惠跳上他的车子,笑道:“那我去看你打球啊!为你加油,给你倒水,递毛巾,萧然然能做的,我都能做。”

南宫澈无奈地撇了撇嘴,他就知道,闵恩惠的死缠功夫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只要她打定主意,无论他怎么说,她都不可能回头。于是,他只得用力踏着脚踏车,一路狂奔至篮球场。

偌大的室内篮球场中传来“砰砰”的打篮球的声音,闵恩惠跳下车子,在南宫澈之前冲了进去。南宫澈狠狠地咬牙,低咒一句:“真是个自私自利的家伙。”

“谦,是这样吗?”萧然然双手举着球,踮起脚尖,向空中一抛,划出了一道完美的弧线,却偏出篮球框好大一截,最后篮球“咚咚”几声滚到了一旁。

欧阳谦笑道:“还好了,比刚才有进步。”

萧然然低着头,很丧气地接过欧阳谦递过来的球,小声说道:“看来明天的比赛我是输定了。”

“不会的,你只要看准了角度,再用力一些,就没问题了。”欧阳谦细心地说道,此时却见一个身影跑了进来,不禁抬头笑道,“恩惠,你怎么来了?”

“我缠着南宫澈跟来的,要不然他才不会带我来呢。”她满面笑容,说得小心翼翼,生怕别人听到一样,可是她的声音却是一点儿也不小。

紧跟着走进来的南宫澈冷哼一声,反唇相击:“癞皮狗。”

萧然然笑着望向南宫澈,柔声说道:“真是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要麻烦你来。”

欧阳谦笑道:“他很乐意呢,要是不让他来,他晚上还会睡不着。”

“为什么?”闵恩惠看看欧阳谦,又看看南宫澈,抬脚冲着南宫澈的脚便踩了下去。

“你干吗?”南宫澈忙向一旁闪开,皱着眉,一副愤愤的样子看着闵恩惠。

“不干吗!只是提醒你,眼珠子要掉出来了。”闵恩惠没好气地说道,没有踩到他的脚,真是很不舒服。看到美女就那副德性,真是很欠扁。

欧阳谦伸手拍了拍南宫澈的肩,说道:“明天然然要比赛了,所以麻烦你给她指导指导,我还有事,就先回去了。”

“不行!”闵恩惠快步拦在欧阳谦的身前。

“Why?”南宫澈一把扯过闵恩惠,不悦地说道,“谦是让我指导,又不是让你指导,你说什么不行啊?”

欧阳谦站在一旁,双手环胸,朝萧然然使了一个眼色,意思是“接下来好戏就要开始了”,萧然然很默契地耸耸肩。

“不行,就是不行,我不许你教她。”闵恩惠结巴了好半天,终于找到一句话。

“你不让,我偏要教。”南宫澈一副“我就是要和你对到底”的表情,伸手一抛,手中的篮球便“嗖”的一声落到了筐里。

萧然然拍手笑道:“哇,好厉害啊,居然可以背对着投篮。”

南宫澈得意地一笑,向萧然然走去,闵恩惠一把扯住他的衣服:“你,你教她,我不放心!这样吧,由我来教她。”

“你?”南宫澈不敢置信地盯着她,数秒后爆发出巨大的笑声。

闵恩惠很不服气地伸手在他的肚子上打了一拳,咬牙说道:“笑什么笑?我,我也可以的,别小看人!”

她一把夺过萧然然手中的篮球,高高举过了头顶。

“投啊,干吗不投了?”南宫澈不怀好意的声音从背后响起,“我就知道你根本不行对不对?”

他绕到篮球架前,双手插在口袋里,望着闵恩惠。

闵恩惠咬了咬唇,弱弱地低下了头,将手中的球用力地往地上一掷:“谁愿意教她啊!要教你自己教!”

她嘟着嘴转过身,拉着欧阳谦的胳膊往外走去。

南宫澈冲着她用力挥了挥手,大声喊道:“谦,麻烦你把她送回家。”

闵恩惠扭头,狠狠地横了他一眼。南宫澈此时正拿着篮球,细心地给萧然然讲解着每一个动作,她突然又有些不想回去了。

“怎么啦?舍不得啊?”欧阳谦戏谑的声音响起,她猛地扭头说道:“谁舍不得啊?他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她走到外面时,看见南宫澈的脚踏车,眼珠一转,计从心来。

5.

灯光散了一地,将两人的身影交叠在一起,长长的,淡淡的,说不出来的感觉。

闵恩惠推着南宫澈的脚踏车忍不住笑道:“喂,欧阳谦,你说南宫澈出来后,会不会急着找他的车子啊?”

欧阳谦想也不想便说道:“不会。”

闵恩惠顿时收起笑容,不满地说道:“为什么?难道他一点儿也不着急吗?”

“因为他知道是你骑走了他的车子,哦,不是骑,而是推。”欧阳谦笑得合不拢嘴。刚出来时,他看到闵恩惠推着车子,就很自觉地跳到了车子后座上。可是走了很远,都不见闵恩惠有骑上去的意思。闵恩惠推着他走了快一半的路时,他才好奇地问道:“恩惠,为什么不骑车,而是推着走?我们俩这样是不是太浪漫了?”

他抬头望了一眼天空,那满天的繁星像是诉说着什么故事,可是却比不上闵恩惠那一双眼睛。

闵恩惠很不好意思地小声说道:“因为我不会骑。”

一向淡如春风的欧阳谦差点没从后车座上摔下来,索性陪着她推着车子“散步”。

一路上均是闵恩惠叽叽喳喳的声音,她时不时地扭头向后望,时不时地问起南宫澈的事情。

“你觉得他们现在在做什么呢?”闵恩惠的好奇心再次让她开了口。

“应该是捧着一杯奶茶,很惬意地坐在场边聊天吧!”欧阳谦一脸憧憬地说着,却不想闵恩惠已将车子往旁边一扔,拔腿向后跑去。

“喂,骗你的啦!”欧阳谦无奈地翻了一个白眼,怎么会有这么单纯的女生?人家说什么她就信什么,一点儿也不用脑袋思考。

闵恩惠嘟着嘴又跑了回来,没好气地在欧阳谦的背上捶了一下,咒道:“要是你再这样耍我,小心我打扁你的鼻子。”

欧阳谦淡淡一笑:“你的功夫应该不错吧?听说你那天翻墙翻得很利索。”

闵恩惠得意地扬眉,笑道:“那是当然,我可是从小就学了功夫的。别说你了,就是你跟南宫澈联手,也不是我的对手。”

她挥着小拳头,双眼闪闪发亮,欧阳谦示意她推着南宫澈的车子,两人又这样继续向前走。

经过一处广场的时候,闵恩惠突然问道:“欧阳谦,你说萧然然是不是很淑女?”

欧阳谦奇怪地望了她一眼,笑道:“呃,应该算是吧。”

“什么叫算是吧?”

“在学校里,她绝对是个淑女,在别人面前也绝对是个淑女。可是她在某些时候、某些地方就会露出自己的本来面目。”

“啊,你说得她好像会变脸一样,或者还搞什么人格分裂不成?”

欧阳谦神秘地一笑,伸手从旁边童子军小妹妹的手中买了一枝白色的郁金香:“送你啦!”

“阿,阿,阿嚏——”闵恩惠大大地打了一个喷嚏,忙伸手推开那朵花,不好意思地说道,“对不起啦,我对花粉过敏!”

“没关系!”欧阳谦顺手将花送给了过路的一个行人。

闵恩惠好奇地望了他一眼,问道:“你认识她吗?”

“不认识啊!”欧阳谦无所谓地耸耸肩。

闵恩惠轻“哦”了一声,她一直觉得欧阳谦很奇怪。他总是一脸淡淡的笑容,让人觉得很弱不禁风,可是她看得出来,他的身手应该是不错的。而且她还在南宫澈的房间中看到过他们穿着跆拳道服的照片,欧阳谦分明就是黑带。

6.

淡淡的阳光暖洋洋地照在闵恩惠的身上,她抱着一大堆古典名著,一大堆十字绣,冲街对面的常小亚叫唤道:“小亚,我在这里!”

常小亚看到这副情景时,吓了一大跳:“你这是要干什么?”

闵恩惠撇了撇嘴,回答得理所当然:“你不是说,绣十字绣可以修心养性吗?我觉得古代的淑女都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虽然我短时间学不会那些,但是绣十字绣还是可以的吧!至少可以让我磨炼一些心性,看起来淑女一些。”

常小亚轻叹了一口气,接过她手中的十字绣:“真是服了你了,我也只是说说罢了,你没有必要照做的,而且绣十字绣很费时间啦。”

“没关系,只要能变成淑女,要我做什么都可以!”闵恩惠信心十足地冲着常小亚绽放了一个大大的笑容,为了南宫澈她什么苦都能吃,尽管她看到那细细小小的针时,还是忍不住哆嗦连连。

为了变成淑女,她还特意找了一个人作为她的榜样,那就是萧然然。她上街买了许多淑女款式的衣服,每次吃饭的时候都要常小亚提醒她动作幅度不要太大。

经过几天的努力,她吃饭的时候终于可以细嚼慢咽了,说话也不再那么大声了。没事的时候,她穿着裙子在家里顶着一本书走来走去,因此基本的淑女步也练得差不多了。现在剩下的事情就是磨一磨她那个急性子。

一想到自己离成功越来越近,闵恩惠脸上的笑容就越来越大。

她就连晚上做梦也梦到南宫澈远远地朝她走来,柔声唤道:“恩惠,我们交往吧!”

南宫澈进门的时候,看到沙发上端坐着一个人。走近一看,正是闵恩惠。此时的她一手拿着针,一手拿着布,专心致志地绣着十字绣,完全没有意识到有人已经走到了她的背后。

“呀!”闵恩惠一声尖叫,小脸皱成了一团,郁闷地说道:“什么破玩意儿,怎么专扎我的手指头?”

“听说绣十字绣可以修心养性哎,你要不要试试?”她的耳边再次浮现出常小亚低低的声音,“你看,这些都是我绣的哦!”常小亚将书包上的十字绣小娃娃提起来,很得意地笑眯了眼。

“她什么时候变成淑女了,本少爷就什么时候接受她。”南宫澈的话也同时在她的脑中出现,她立刻打起精神,握紧拳头,小声说道:“加油,加油,一定要变淑女,到时候南宫澈就手到擒来了。”

“哈哈,淑女是天生的,像你这样,估计没变淑女,先变成马蜂窝了。”南宫澈戏谑的声音从背后响起,他有十二万分的信心,闵恩惠这辈子也别想变成一个淑女。

可是,为什么,他居然有点小小的失望?

闵恩惠扭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要你管。”

“当然不要我管啦,我也管不着。”南宫澈边说边从沙发上翻了过来,稳稳地坐在闵恩惠的身旁,随手拿起摇控器,玩起了游戏。

“哼——”闵恩惠气冲冲地别过脸,望着手指上那一个个针孔,气不打一处来,“啪”的一声,她将手中的东西向南宫澈砸去。

“你干什么啊?”被砸到头的南宫澈扭头不悦地吼道,他正好要过关了,经闵恩惠这么一扔,刚好与迎面而来的车子撞到了一起,最后屏幕上跳出了那显眼的“GAMEOVER”。

“干什么?你说我干什么!要不是你说什么喜欢淑女,我才不要在这里绣十字绣呢!你看看我的手……”闵恩惠边说眼泪就掉了下来,一时觉得委屈,便大声哭了起来。

南宫澈抓了抓头发,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那双伸到他面前的手上,不禁有些内疚,小心翼翼地说道:“那个,我只是说着玩的,你可别当真啊,这手可是你的手。”

“当然是我的,难道是——”闵恩惠突然止住了哭声,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南宫澈,两秒后,她突然拿起一旁的针,在南宫澈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扯过他的手,狠狠地扎了下去。

这一下,她的心情顿时大好!

“啊——”南宫澈忙甩开闵恩惠的手,看着那点红越来越大,恼火地吼道:“你干什么啊?天哪,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啊?”

“我怎么啦?我就是这种人,你才知道啊!”闵恩惠眼中的泪水流过脸颊,最后落在她的衣服上。

南宫澈将手伸进口袋里,皱着眉不悦地说道:“真是怕了你了。好了,别哭了!再哭,蓝女士回来,会以为我欺负你了。”

“你就是欺负我了!”闵恩惠一把扯住他的衣服,哽咽道,“你就是欺负我,欺负我!”

“天哪,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啊?”南宫澈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望着近在眼前的楼梯,却怎么也上不去。

他这辈子最怕的女人就是他老妈,因为他认为他老妈是这个世界上最不讲理的女人,可是现在的闵恩惠比他老妈有过之而无不及,怪不得两人一见面就那么投缘。

“你倒什么霉啊?倒霉的是我才对!”闵恩惠伸出那被针扎满洞的手,不禁疑惑,为什么常小亚绣了那么多不见手上有一个洞,自己倒好,半个十字绣都没绣成,却扎了满手洞洞?

“算了,不跟你说了,我要回去做作业了。”

“不行,我要你陪我出去吃东西。”

“不行!”

“那我告诉蓝茜妈妈,说你欺负我!”

“你——好吧,陪你去!”南宫澈一咬牙,任由闵恩惠拉着自己出了门。

“噢耶!”

看着她手舞足蹈的样子,他不得不承认,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的确是千古不变的真理。

爱的魔力转圈圈

爱的魔力转圈圈

  • 评分:10
  • 简述:精彩青春文学
  • 来源:网易云
  • 作者:鬼脚七

将一个圈画在镜子上,你就能看到你的白马王子。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7 博狗体育官方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闽ICP备12010998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