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棺发财袁初一-袁初一生棺发财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博狗体育官方首页 > 博狗体育网投 > 灵异小说 > 生棺发财

生棺发财

生棺发财

10.0

手机阅读

来源:黑岩

作者:木木檀香

时间:2019-10-30 16:35

评语:他是一个做棺材的手艺人。

由木木檀香原创小说《生棺发财》,主角是袁初一讲述:袁初一从小便是一个孤儿,被养父收养,成了一名做棺材的受益人,他原本以为自己的养父只是一个普通的木匠,却不曾想一口宝地血棺,让他无意间知晓了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精彩节选:

不知不觉间,一轮皎洁的明月悄悄挂上了树梢头。

伴着河边拂过来的清风,那月亮随着树枝好似也在一阵阵的晃动。

这夜,出奇的静。

忽地,草丛的一侧里,隐约传过几声轻响出来。

养父轻轻拉了一把跟前的杨先生,眼睛直勾勾地望着那片发出声响的草丛,都默不作声。

月光下,草丛边上好像有个影子在晃动,因为隔得稍稍有些距离,一时半会看得不太清楚。

声响持续一会便止住了,但不久,又传过来一阵剧烈的响动之声,那声响在静得发凉的夜里,听来格外清脆,一下接一下。

如同有人用手撞在什么东西上发出来的,“咚咚咚”一直作响。

先生起了一头毛汗,此刻,他已经听出来,这正是那棺材里的东西在作怪!

养父一把按住先生有些发抖的大腿,示意他静观其变,不可发出任何动静。

也就在这一瞬间,响声戛然而止,紧接着飘来一股说不上来的怪味儿。

养父跟杨先生正纳闷。

月光下,突然一个人影从一侧的草丛中陡然钻了出来!

那人看不清面目,浑身乌黑一团,动作有些僵硬,摇摇晃晃的,好像瘸着一条腿,步伐十分奇特。只走了几步便停了下来。

杨先生屏住呼吸,瞪大眼睛细细一瞧,差点叫出声来,原来那正是一个泥人,一个没有面目,只有四肢的泥人!

若不是亲眼所见,他怎么也不会相信,世上竟有如此诡异的事!

眼前,那发黑的泥人正一瘸一拐地慢慢走向河边,月光下泥人摇摇晃晃,动作十分僵硬、怪异,混着忽明忽暗的光线显得极不自然。

泥人不时微微扭过身子,好像在环视什么,最后竟“噗通”一声钻进了河水之中。

就在先生同养父惊叹之时,这泥人没过多久,竟然又离奇的从河里边爬了上来!

如此这般,来来回回,折腾了大半天,直到泥人身上好像已经变了颜色,才慢慢停了下来。

眼前这般诡异的场景,简直叫人匪夷所思!若是被胆小怕事之人瞧见,恐怕早已吓得魂飞魄散!

好在杨先生的胆子异于常人,加之养父又在旁,他并没有败露声相,不过也是吓得不轻,浑身不自觉的开始哆嗦起来,只好侧过头去不敢再看。

只是,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那变色的泥人突然就消失不见了踪影,不知道是进了水里,还是入了地面,只听见一侧的草丛边上,顿时又起了一阵“咯吱咯吱”的声响出来。

养父跟先生各自对望一眼,心中皆是震惊不已。

看来那棺材里边还有活物,这世上果真有眠尸!

此时,养父已经按耐不住,他悄然起身,寻着那声响,几步便冲将了过去。

等他来到近前,瞪眼一瞧,发现在先前埋葬老青棺的地上不知何时居然冒出了一个黑洞洞的窟窿出来。

那窟窿不大不小,约莫一个人头大小,周围地上皆是湿润不堪,也不知道是何故?

养父正犹豫思索,忽见那漆黑的窟窿里面,突然离奇的冒出一双微微发着绿光的眼睛出来,忽明忽暗,十分诡异,闪得他几乎头昏眼花!

养父心中大骇,卯起一股劲,回过神,便慌忙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墨汁,不由分说对着那窟窿口就泼了下去。

与此同时,他将先前余下在地的樟树枝,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也朝窟窿洞中一并猛扎了下去。

这一系列动作,只是眨眼间的事。

只听窟窿里面,顿时就发出一阵沉闷的声响出来,几根樟树枝横在当中,立马开始不停的上下左右晃动起来,好像正有个人在里面拉扯摇拽,直把边上的泥土翻得到处乱飞。

养父紧咬牙关,伸出手臂,牢牢抓住樟树枝,不敢松开,嘴上大喊:“先生,快来助我!”

杨先生闻言,从惊恐中回过神,他颤着身子快速移过来,见此情形,他当下也是猛咬牙关一把就抓住樟树枝,嘴上大叫道:“这眠尸好重的煞气,你这人,真个熊心豹胆啊!我杨某人佩服!”

此刻危机关头,养父哪里还能废话,见先生用力拽住了樟树枝,他腾手提起墨汁出来,匆忙灌入几粒米,抬头便倒入自己的口中。

也不管在旁一脸惊奇的杨先生,养父喝下墨汁对着那樟树枝从头到尾“噗噗”就是两口,直将口中墨汁尽数喷了个底。

那些掺杂着米粒的墨汁顺着樟树杆顺流而下,滚落到黑洞洞的窟窿中,只听里面一阵“咯咯”响动之声,片刻后,突然发出一道尖锐且刺耳的鸣响,历时涌出来一股子黑烟。

养父一把拉开杨先生,嘴上呼出一口气,直直的瘫坐到地上,这才如释重负。

此刻,他额头上满是汗珠,混着先前弄得满脸的墨汁,看上去就如同刚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养父喘着粗气对杨先生说:“方才若是稍有不慎,只怕此时此刻,你我便是那泥人中的一个了!”。

先生一脸煞白,惊魂未定,好半天才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事后,养父特地连夜赶做了一口大棺材,将那已经被墨汁浇成一团的“眠尸”深深埋进了土里。

“葬死者,风水河,选棺木,袁家铺。”这话从此便从杨先生的口中传了出来。

至此以后,养父应杨先生所邀就留在这龙头镇上安家落了脚。

每每听到养父跟杨先生谈起这件事来,我都觉得十分奇怪:按理说,养父只是一个普普通通做棺材的手艺人,单单凭那点墨汁混着几粒米就能将那凶恶的“眠尸”给治服,着实令人费解。

另外,那“宝地血棺,泥人下河”背后会不会还另有什么玄机?这些对于我来说都是一个谜团。

可每次问起养父,他总是横着老脸,叫我不要多言,杨先生也不肯直言相告。因此,一直以来我始终都没能弄个明白。

不过,看杨先生对养父如此敬重,想来,养父的手段却不单单只是这点木匠手艺活这么简单。

我寻思,日后跟着养父久了,这些所谓的谜题应该也会一一不攻自破。于是也就静下心来,不再多问。

......

时下,正值夏季,酷热难当。一大清早,养父叫醒我,交代了几句,就匆匆出了门,说是要离开好几天,让我好生照看铺子。

我也没问他要去哪里,因为我知道,即便是问了,也是白问,弄不好还得挨顿臭骂,何必自讨苦吃?

跟着养父久了,他的这点脾气我还是知道的。

晌午过后,屋外大树上的知了一声声叫唤不休,好不烦人。过不多时,我靠在铺子的棺材旁迷迷糊糊打起盹来。

可能是夏季,人容易犯困,不知不觉我就睡着了,这一觉直睡到傍晚时分。

铺子的帮工小三子把我唤醒,十分欣喜的对我说,他表妹明天要过来看他。一边说,还一边冲着我发笑,样子甚是得意。

小三子住在镇子东街上,时常来养父的铺子里帮忙,做点搬搬抬抬的体力活,人跟我一样,长得高高大大。

因为年龄相仿,一来二去久了,跟我比较熟络,平日里,没少开玩笑。

我坐起身,打了个哈欠,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得意啥啊,来就来呗,关我什么事?”

其实,小三子的表妹露儿我也认识,只不过看他这么得意,又打搅我清梦,有些不畅快罢了。

谁叫我没有个漂亮的表妹呢?

我二人瞎扯了半天,不觉间外面天色已经麻黑。见天色不早,小三子也正欲告辞离开。

这时,铺子外面慢悠悠走进来一个老头,约莫六十来岁,看上去似乎不怎么精神。

他看了小三子一眼,便开口问:“铺子的掌柜在不在?”

小三子指着我,头也不回,答道:“他便是小掌柜,老掌柜有事不在。”

我赶忙拍了拍有些发皱的衣服,站起来迎了过去,“请问老先生是要选棺材吗?”

老头看也没看我,只盯着铺子的几口棺材细细瞧了瞧,摸着几根有些花白的胡须说:“袁家铺子的棺木、手艺,确实上等,只不过,老朽要的棺材需要定量赶做!”

我瞧了一眼小三子,示意他先别走,估计这是生意上门了。于是便问老头说,“定量赶做完全没问题,不知道你老有什么要求?”

像他们这些上门要求定制棺材的人,通常来说都是有些特殊要求的,我做的久了,自然也清楚。

我心中料想,看这老头衣着光鲜,样子虽然有些古里古怪,不过一看也知道是大户人家出来的,自是不能怠慢。

老头看了我跟小三子一眼,脸色有些死沉,好似一副病恹恹的样子,嘴上不紧不慢的说道:“这里的棺材不合适,这样吧,你随我到家中去,今夜赶制一口棺材如何?”

一听老头说需要连夜赶制棺材,我便知道恐怕是他们家中有人死于非命,或是八字有什么问题,需要用“水棺”入土下葬。

像这种连夜赶棺做,又不选铺子里的陈棺充数,只要现成“水棺”的,八成都是这么回事,只是我们做这一行,这些事是不便多问。

这个“水棺”,是我们的行话,也就是指新做出来的棺材。但凡刚刚做出来的棺材,一般都需要凉湿除水气,所以就叫做“水棺”。

世上用棺材的人千奇百怪,除了常见的以外,自然有用水棺的,也有选陈棺的,甚至还有铜棺、以及石棺等等。

反正其中的讲究多了去,单单光是做棺材的木料就分个三六九等许多种类,自是不一言表,我也不觉得稀奇。

我见老头好像颇有些焦急,便一口应了下来,干我们这一行,除了与活人方便之外,同样也需要与死人方便。

棺材做出来本来就是给死人睡的,但凡做棺者,有人前来请棺,都不能随意拒绝。

因为如此一来,既要得罪活人,同时也算是开罪于死人,于人大不利,是我们这一行里的忌讳。

养父之前说得最多的就是这句话,我几乎耳朵都快听出疤来,自然铭记于心。

因此,但凡来请棺者,铺子几乎都是来者不拒,哪怕分文不取,也要出棺助人。

当下,我便选了两块上好的棺木,给老头看了,见他没意见便同小三子一人扛着一块,随老头出了门。

之所以要扛棺木前去,这也是养父定下来的规矩,只要外出做活计,都要从铺子中取两块棺木前去。

我们袁家铺子的这个规矩,镇上的人都知道,想必老头也应该清楚。

扛棺木这活,平时除了小三子那便是我做,因此自小我就练得浑身肌肉,力气那也是非比常人。

即便再多来一块,那自然也不在话下。

但,养父有言在先,每逢外出赶工,只要对方家有材料,便只需取铺子两块棺木既可。

这两块棺木,一块是做棺材盖子,另一块便做那棺材底,缺一不可,养父说,这叫“天盖”与“地堂”。

凡是袁家铺子里的棺材,都必须要如此!也不知道这当中有什么讲究?

众所周知,做棺材的料越是用得少越是属于上品,最好自然是一整块木料。但这么大的木料价钱自然就贵,也相对难找。

不过,即便是整块木料做出来的棺材,养父都会再配上“天盖”跟“地堂”。后来,我才知道,养父之所以定这些个稀奇古怪的规矩,原来其中大有文章!

......

路上,老头介绍说自己叫金奎,住在镇外的“文桥金府”,我跟小三子对望一眼,不觉都有些纳闷。

金老头说的这个什么“文桥金府”我们压根儿就没听说过,不知道镇子外啥时候冒出这么一户达官贵人来?

不过,我们也不好多问,反正有活干,只管赶工便是。

好不容易绕了大半天的路,金老头才把我二人带到他的府宅。

金老头这府上,确实是不一般,好像一眼望不到头似的,在夜幕里格外的大。宅邸坐南朝北,门庭上书“文桥金府”四个大字,金碧辉煌,豪气光鲜。

小三子看得眼睛发直,不过神情中却又有些疑惑。

我也纳闷,这户人到底是姓文还是姓金?诺大的府邸不说,光这名字就怪怪的。

也不知道这主人家是什么来历,我没来得及细看,便被金老头招呼着进了府门。

不过,说来也奇怪,这诺大的一间府宅,里面竟没有半个下人,除了该有的景观布置外,几乎是空空荡荡、死气沉沉。

这大热天的,进到屋里来,都叫人忍不住打哆嗦,好像下到了冰窖,有些莫名其妙。

真个是叫人奇怪!

展开内容+
  • 生棺发财 截图1
  • 生棺发财 截图2
  • 生棺发财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博狗体育官方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闽ICP备12010998号-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