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妮秦砚不做陈世美-夫君咱不做陈世美行不花妮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博狗体育官方首页 > 博狗体育网投 > 重生小说 > 夫君,咱不做陈世美行不?

夫君,咱不做陈世美行不?

夫君,咱不做陈世美行不?

10.0

手机阅读

来源:原创书橱

作者:蓝羽君临

时间:2019-11-21 11:34

评语:我要散伙。

作者“蓝羽君临”精心打造的重生言情文《夫君,咱不做陈世美行不?》,书中的主要人物有花妮秦砚,小说大致讲述了:前世,她就像苦命的秦香莲,遇着一个渣男陈世美,重活一世,她发誓要离渣男远远的,可是这位下堂夫又眼巴巴地凑上来,甩也甩不掉。

精彩节选:

花妮这才意识到,屋子里的坏人不是一个人。

软倒在地上时,花妮意识不清,只听一个尖细的嗓音啐骂,“这娘们,手劲真大!”

另外一个沙哑的声音吩咐,“将她和花老头一起绑了!”

花妮临晕前暗自庆幸,看来她爹还活着。

只是这两个声音听着似乎有些耳熟,到底在哪听过呢?她什么都不知道了...

————

哗啦~

花妮被冷水泼了个透心凉,清醒了,脸上滴答滴答掉着水,花妮还没看清楚,就听那个沙哑的声音又开口吩咐,“再泼点,这脸太吓人了!”

吓人?

是她的妆吗?

想想刚才一路掉眼泪,估计妆都花了,可不是吓人吗!

吓死你们最好!

花妮还未说出来,又被哗啦一下~

这下彻底清醒了,她透过雾蒙蒙的眼睛,看着眼前一切。

还是她爹屋子,点了油灯,也看不清晰。

“妮子,你还好吗?”她爹的声音,她转头一看,她爹与她捆在一起。

一张老脸鼻青脸肿的,一看就是被人打了,花妮急了,“爹,你被打了?被谁打的?”

她爹皱着脸有些不好意思,“唉,一言难尽……”

此时,那个尖细的嗓音插了进来,“花妮,你爹不好意思说,不如我跟你说说,你爹赌钱欠了我们一百两银子,拿不出钱来,可不得吃顿拳头?”

“一百两?”花妮闻言瞪向她爹,真是有些没脾气了,她爹平日里好赌,也赌不了这么大,怎么会突然欠这么多?

花家老爹嘿嘿干笑,一笑扯得脸上伤又疼,腆着老脸陪着笑,“妮子,这个……咋说呢……”

花妮暗自皱眉时,油灯突然近在眼前,花妮转头,看见一张惨白惨白的脸,三角眼,是男人的脸,却又过分的白了些。

“有什么好说的,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三角眼,尖嗓子,花妮认出来了,“三贵子!”

三贵子其实原名不叫三贵子,谁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只知道他原先在端州百花楼里做龟公的,大家都叫他三龟,因为得罪了客人,被赶了出来。

又被四方赌馆的老板收留,他就改了名字,叫三贵子。

然而改了名字,却改不了性,在百花楼习惯涂脂抹粉,出来了还是这么白,白的夜里能吓人。

花妮撇嘴,嫌弃的后撤一下,“你离我远些,我鼻子太灵,受不了你这么香!”

切~

三贵子翘了兰花指,嫌弃的指了花妮一指头,扭了腰走到窗下,站在窗子旁边。

借着油灯,花妮此时才看清楚,窗下椅子上坐着个人,眉眼看不清楚,却能看清额头一道长疤。

花妮想想刚才那沙哑的声音,加上这道疤,已经知道来人是谁,清了清嗓子,花妮扬了声音唤人,“黄老板,你说你来就来了,干嘛这么大的阵仗?”

“你来了,我们还能堵着门不让你进?你下次来,让人通知我们一声,我们先好酒好菜摆好了,等着你大驾光临。”

黄老板嘿嘿一笑,沙哑的声音跟磨刀子一样,“我也没办法,你爹太滑,不这么大阵仗,怕请不动你爹。”

这位黄老板,自然就是四方赌馆的主子了,年轻时跑镖局,留下一道疤,转行开了赌馆,靠着心狠手辣,平日里也干了不少混账事儿,对于欠钱不还也是要打就打,要抢就抢,谁也不敢说个不字。

人送外号,黄一疤,也暗讽他是端州一霸!

可是没人敢管着他,连官府都要卖几分薄面的。

毕竟北宋开赌馆是合法的,而且赌馆上交的赋税也是肥的流油,这赌馆里三教九流的人也多,黑白两道黄一疤都吃得开。

而且黄一疤这个人,好处在于,什么事懂得适可而止,也有些江湖心性。

有时心情好了,酒喝多了,就免了人的赌钱。

但是心情不好时,就不好说了。

花妮心里思忖这事,是他爹不占理儿,看黄一疤心情不好,是不是还能商量商量。

花妮虽然骨子里性情耿直,但是这么多年跟着她爹在酒楼赌馆混着,无数次拯救她爹与水火之中,也是锻炼了一副察言观色的眼睛和圆滑处世的口才。

穷人,有时候能活下去才最重要。

花妮心里这么打算着,堆了个笑脸,嘿嘿赔笑,“黄老板,我爹再滑,能逃得过你如来佛的手掌心去?我爹也是四处筹钱去了,肯定不是故意躲着您。”

“是吧,爹?”花妮胳膊肘抗抗花家老爹,花家老爹人老心不老,跟自家闺女那默契是好到爆,根本不用多说就立马点头附和。

“就是就是,还是妮懂我,我就是四处找银子去了!”

黄一疤重重点着头,一笑,额头上的疤有些狰狞。

“那你可真不容易,找着了吗?”

“……哦,这个……”花家老爹又死翘了,找着了还能躲着吗?

花妮立马接上,“黄老板,一百两说多不多,说少不少,总要给我们点时间,你说是吧?”

“不行,都宽限了几天了,还要宽限!今天,一百两,一分不能少!”三贵子狗仗人势,凶巴巴的吆喝。

花妮暗里瞪了三贵子一眼,越发笑的谄媚,“黄老板,你看我和我爹穷的叮当响,哪来的一百两给你?”

“你不是嫁了秦家吗?”黄老板一笑,给花妮指了条明路。

花妮暗地里撇嘴,嚷嚷叫穷,“秦家你又不是不知道,说不定比我们还穷呢,来提亲时都没彩礼钱!”花妮说的跟真的一样,其实也是真话。

秦家来提亲时,钱没多少,给的几个首饰也是秦夫人自己用过的,花妮都留给他爹,也没带出来。

唯一戴着的,就是脚上穿的绣鞋。

“要不,我这双绣鞋应该值一百两,黄老板您要是不嫌弃我穿过,就拿了去?”花妮一抻腿,绣鞋上的明珠反射着油灯光泽,分外的亮些。

三贵子定睛一看,吆喝,好货色啊,转头跟黄一疤建议,“要不老大我们……”

黄一疤沙哑的笑声突然起来,打断了三贵子,“花家小妮,你说我一个臭男人,要你的绣鞋做什么?”

“那你要什么?难不成你要我?你要是不嫌弃我嫁过人……”花妮有些毛遂自荐,其实不过是以退为进,她知道,黄一疤家里有只母老虎。

黄一疤这么多年心心念念想纳个妾都没戏,所以她有恃无恐。

黄一疤闻言,扑哧一乐,大大叹气,“唉,你这妮子,我可消受不起!”光这滑不留手的性格,和这身手,他就觉得是个麻烦。

女人嘛,自然是弱柳扶风那样的才好。

“那你看你也不要我,你今天杀了我们,也拿不出一百两了,要不你还是宽限几天,我们想办法筹银子给你?”花妮见前面铺垫够了,开始导入正题了。

黄一疤是聪明人,自然知道怎么选择。

黄一疤挑挑眉,笑的二五八万的,花妮也陪着笑,笑的格外愉快。

两人像是买卖谈成了,笑的格外默契。

一个沙哑的笑声,一个清亮的笑声,在狭小的屋子里。

极度的不和谐。

旁边花家老爹和三贵子听得莫名心惊,这两人这回笑的实在是有些让人心里发虚啊。

花妮还在笑,她就觉得今晚这过得太跌宕起伏了,才重生过来,和秦砚闹崩了,结果回来又赶上这么一出请君入瓮。

人生还有比这还精彩的吗?

可她还得接着往下演。

所以,输人不输阵,黄老板不停,她就得一直笑着。

谁停,谁就输了不是?

“行了,别笑了,你这大花脸笑的我心里?得慌!”

咳咳,花妮被笑声呛个半死,黄一疤这烂嘴,有这么说话的吗?

虽然她也知道,她这回定然不会太好看。

“花妮,你家有现成的宝贝,你难道忘了?”黄一疤天外飞仙的一句,打断了花妮的咳声。

花妮有些纳闷,黄一疤索性敞开门说亮话,抽了怀中一张纸,亮在花妮眼前,“你爹说,秦家将蟠龙沉香砚做了定亲之物,你爹已经将这砚抵了一百两,有字据为证!”

一张字据唰的亮在花妮眼前,蟠龙沉香砚五个大字格外醒目。

她爹把这砚抵给了黄一疤?

花妮登时心凉了半截……

展开内容+
  • 夫君,咱不做陈世美行不? 截图1
  • 夫君,咱不做陈世美行不? 截图2
  • 夫君,咱不做陈世美行不?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博狗体育官方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闽ICP备12010998号-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