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法则沈斌-至尊法则沈斌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博狗体育官方首页 > 博狗体育网投 > 玄幻小说 > 至尊法则

至尊法则

至尊法则

10.0

手机阅读

来源:青草

作者:破壶

时间:2019-11-22 10:23

评语:权力永远都是强者至尊手中的法则

主角是沈斌的小说叫做《至尊法则》,作者是破壶,该书讲述了:霉运不断的沈斌,意外获得楚霸王自刎时所形成的霸王血珠。从此开辟全新生活,在黑白两道中纵横天下。

精彩节选:

在这个世界上,隐藏着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更有许多的奇异事件科学无法破解。

当年楚霸王乌江自刎,也隐藏了一件只有他自己知道的秘密。楚霸王在东山之上被大军围困他都没有放弃,为何到了乌江已经算是脱险,却自刎而死。其实项羽这样做,就是想让江水把这个秘密隐藏下去,不为刘邦所知道。

项羽一身神力是上天所赐,他死后神力并不会消失,而是凝结成一颗血珠。如果项羽在东山自刎,血珠很可能会被汉军所得。所以,他选择了乌江。

随着鲜血的喷洒,凝聚了霸王之力的血珠沉落到河床之上。经过漫长的日月流转,血珠渗进一枚鹅卵石内。两千多年之后,这枚鹅卵石被当成雨花石,摆在了地摊之上。

南城市雨台区人民医院们口,沈斌茫然的看着天空。他觉得自己是不是得罪了什么神仙,不然怎么会这么倒霉。

沈斌住了一个来月的院,竟然被逼的偷跑了出来。不然的话,还得多缴纳二百多住院费。

“麻痹的,老子也是受害者,凭什么叫我交钱。”沈斌气愤的咒骂了一句,无奈的向街口走去。

两个月前,沈斌从老家山东来到南城市。租完住房后,从房东家借了一辆三轮车,在批发市场里买了一堆生活用具。谁成想,刚拉到半路,就看一辆车中冲下来一群城管,二话不说就给他没收了。沈斌愤怒之下与城管们争抢了一番,结果被打的住进了医院。

伤好后好不容易托房东说明情况要了回来,还没消停半个月,就再次的住进了医院。

这一次更倒霉,沈斌半夜十一点在路边的流动厕所拉了泡屎。结果,碰上了一个酒驾的家伙,直接连那流动厕所撞翻了个。等沈斌光着个满身屎尿爬出厕所的时候,那肇事的家伙跑的连个人影都没见着。

最可气的是,附近连个监控都没有,巡警差点当成破坏份子连他抓起来。要不是一位好心的大妈给他作证,估计连毁坏的厕所都得让他赔。就这样,沈斌再次住进了医院。

刚找的工作也丢了,恨的沈斌天天半夜拎个砖头跑到厕所边上等醉鬼。谁成想,醉鬼没等着,又差点被警察当流氓给抓起来。好在沈斌灵机一动,说自己没带纸,拎着砖头是擦用的,这才万幸躲过了一劫。

为了缴纳房租,沈斌只能尽快找份工作。他在报纸上看到一条招聘信息,招聘的是保安和驾驶员。沈斌既有驾驶证,身高也符合保安条件。沈斌觉得两样总有一样可以应聘,专门打扮了一番,精神抖擞的前去报名。

“各位老板,买个雨花石吧,这东西放在家里好看,戴在身上转运。”公交站点边上,一位卖雨花石的小伙子,对着等车的乘客叫卖着。

沈斌本不想买,但一听‘转运’两个字,随口问了一句,“多少钱一个?”

“十块钱三个,随便挑选。”卖雨花石的小伙子,赶紧客气的说道。

沈斌找来找去,忽然发现一枚红如鸽血的圆石,上面有一个天然的穿孔,穿上线正好可以带在脖子上。

“我就要这一个,两块行不行。”

小伙子拿过来看了看,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嘲笑。这根本不是雨花石,就是普通的鹅卵石,只不过颜色红艳一点而已。

“开张头一炮生意,两块就两块,拿去。”

沈斌缴了两块钱,顺便在摊子上要了根红绳,穿好后直接戴在了脖子上。

沈斌做梦也没想到这枚鹅卵石,就是当年楚霸王留下的阳刚血珠。

几经辗转,沈斌终于找到了那家保安公司。看门脸公司规模还不小,大院子里停着几辆好车。

沈斌整了整身上的便宜西装,迈步进了大楼。按指示牌直奔二楼经理室而去。

经理室的门没关,一个谢顶的家伙,正与一名看似只有十八九岁的漂亮女孩热情的聊着天。

沈斌敲了敲门,“请问,哪位是经理?”

那谢顶的男人一看有人来,热情的站了起来,“先生您好,我就是这里的经理,请问您是来洽谈什么业务的?”

“哦!不,我是来应聘的。”沈斌说着,拿出了那份招聘信息报。

一听是来应聘的,谢顶男人脸‘唰’的一下撂了下来,“楼下左转,那里是招聘处。”谢顶男子不满的说道。

“哦!谢谢!”沈斌客气着,还专门看了一眼这家伙的脑门。典型的农村包围城市,拉直了就一撮毛,盘旋在脑门周围。

沈斌来到楼下,报名的人并不多。不大一会儿,信心满怀的沈斌就耷拉着脑袋走了出来。

刚走到大楼门口,正巧碰上经理室里那位美女下楼。爱美之心人人皆有,沈斌内心龌龊的看了一眼女孩短裙下秀美的大腿。

“喂,你是来应聘的吗?”没想到那女孩忽然问了一句。

沈斌心说这女孩肯定是那老男人的小蜜,好白菜都让猪拱了,真是可惜。对待这种爱慕虚荣的女孩,沈斌向来很反感。

“是啊!”沈斌代理不搭的说道。

女孩一愣,在她的印象中,一般的男孩看到她,都会露出那种献媚或者色色的表情。眼前这男子,竟然带着冷漠和不肖,难道这世界上还真有不好色的男子吗?女孩不禁对沈斌起了兴趣。

这女孩叫刘欣,她并不是保安公司的人,而是温州大富商刘艺天的女儿。两年前因与继母吵架,刘欣一气之下独自来到南城医学院自费就读。由于相貌出众,经常有一些不三不四的男子来骚扰她。所以,刘欣想到聘请个保镖。

刘欣不缺钱,每个月她的哥哥都会往卡上打一大笔款,钱多的不知道怎么花。

“怎么,难道你有案底,人家不敢用你?”刘欣心说这男孩长的还算过的去,身高大概也有一米八,到符合她要的条件。

刚才在经理室,刘欣看了不少保安的资料,结果一个个长的跟斗牛犬似得,根本就拿不出门。

“乱说什么,我可是清白的人。他们要先缴纳两千元的保证金,我没钱。”沈斌翻了翻白眼,要不是看这女孩长的漂亮,早就三字经骂出口了。他身上一共还剩下二百多块钱,这还是欠人家的住院费省下来的。

刘欣上下看了看,“我想请个私人保镖,你干不干?”

沈斌一愣,呆呆的看着女孩,不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从来到南城他就走背字,好事从来就没摊上过,难道说真的要转运了?

“怎么,不干?那算了。”刘欣说完,转身就向外走去。

“等等~我干。”沈斌连房租都快付不起了,别说是私人保镖,就是让他当保姆都干。

刘欣看着沈斌激动又局促的样子,笑了笑说道:“上车在说吧,这里说话不方便。”毕竟是在人家保安公司里,这样的行为等于是撬行。

一听还有车,沈斌更激动了,赶紧跟着女孩来到院子。刘欣开的是一辆进口别克,沈斌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坐这么好的车。

“你叫什么名字?”刘欣问道。

在正式聘用之前,她必须要了解对方的底细。不过刘欣并不担心,只要记份证住址,跑到天涯她也有办法找的到。刘欣的哥哥,是浙江黑白道中有名的二世祖,只要一个电话就能把眼前这男子的家底打听清楚。

“我叫沈斌,山东人。”说着,沈斌把身份证驾驶证都拿了出来。

“你还会开车?”刘欣满意的看了沈斌一眼。

“去年考的本子,不过我可经常开,技术好的很。”沈斌赶紧给自己脸上贴着金。其实,自从拿到本子之后,他唯一练习过的,就是朋友单位那辆老推土机。

刘欣把身份证与驾驶证放在自己的包里,启动汽车开出了保安公司的大院。对于请一位陌生人当保镖,刘欣必须要做一下调查才放心。

“请问小姐,怎么称呼您?”沈斌看到女孩把自己的证件收了,觉得有戏。问话间,眼睛不时的偷瞄了两下女孩暴露的美腿。

“记住,不要称呼别人小姐,我叫刘欣。”刘欣一边开着车,一边随意的说道。

虽然刘欣是典型的富二代子女,不过性格到是开朗。从小就跟着哥哥惹是生非,颇有男孩子的气质。

“哦,好名,古人说的好,留人留不住心,能把心留下,那肯定人不错。”沈斌认真的拍着马屁,结果还拍到马腿上了。

“拜托,我姓刘,刘备的刘,欣是欣欣向荣的欣。”刘欣苦笑了一下,她不知道哪位古人说过这么没营养的话。

“嘿嘿,我还以为你告诉我的是网名呢,我的网名叫许文强。”沈斌尴尬的笑了一下。

刘欣觉得沈斌到挺有意思,简单的问了几个问题,才知道他没读过几年书,家境也不富裕,初中没毕业就开始自立了。从小在金钱堆里长大的刘欣,非常羡慕自力更生不靠家庭的人。

“沈斌,如果聘用你的话,一个月五千,你看怎么样。”刘欣没聘用过保镖,不知道这里边的行情。不过,刚才在保安公司里,他们报的到是这个价位。刘欣可不清楚保安公司的内幕,真正到个人手里,也不过就一千多块钱。

沈斌嘴巴张的老大,这数字他连想都没敢想。沈斌都开始怀疑,这个女孩是不是个二奶。

“怎么,嫌少?”

“不不,那什么,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人了。”沈斌激动的说道。

刘欣扑哧一下笑了出来,这要是学校里的富家子弟这么说,她肯定会翻脸。但沈斌说话的语气,刘欣知道是在向自己表白一个保镖的忠心。

“对了,你不是会开车吗,你来熟悉一下,以后总不能让我这个老板给你开车吧。”刘欣说着,把车停在了路边。

沈斌都有点傻了,紧张的手心都有点冒汗。这车的方向盘还是在右边的,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开的走。

“你~你是说,让我来开?”沈斌怕自己听错了,仔细的问了一句。

“怎么,你的证不会是假的吧?”刘欣疑惑的看着沈斌。

“切!怎么可能,不是说大话,我们那一期技术最好的就是我。”

沈斌说着,赶紧下了车,屁颠屁颠的跑到驾驶座门前,很优雅的拉开了车门。

“不要开太快,先熟悉一下。”刘欣说着,直接跨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沈斌激动的坐在驾驶座上,但看了半天,才发现跟考驾的档位不一样,跟那推土机更是不同。

“这是自动档,前进后退空档~!”刘欣看出沈斌的尴尬,不在意的给他说着档位。很多司机都没开过自动档的车,这到没什么。

沈斌推上档位,放下手刹,深深呼吸了一口气。长这么大,终于开上了高级轿车。

沈斌一脚油门踩下,汽车‘噌’的一下蹿了出去。推土机跟这样的车可不能比,沈斌按照推土机的油门,那还了得。刘欣根本就没防备,被惯性猛的贴在了靠坐上。

咣~~!别克车狠狠的撞上了路边的一棵大树。沈斌连鼻子带脸呛在方向盘上,鼻子里的血‘哗’的流了下来。刘欣也没好哪去,脑袋撞在操作台上,疼的她捂着头愤怒的看着沈斌。

“这~这就是你们那一期最好的技术?我现在想掐死你~!”刘欣愤怒的看着沈斌,内心里升起一种被欺骗的感觉。

沈斌口鼻的血,顺着下颚滴落在胸前。还没等说话,安全气囊砰的一下打开,死死的把沈斌挤在座位上。沈斌恨得牙都疼,他正准备跑呢,这下跑也跑不掉了。

“麻痹的,什么破气囊,非等人撞死了再打开。抓偷车贼到是安全,死了都跑不了。”沈斌内心里咒骂了一句。

沈斌胸前的雨花石,在鲜血流过的一刹那间,忽然闪烁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光芒。小小的石头变的殷红,竟然凝聚出一滴血珠,顺着沈斌的皮肤渗透了进去。小小的红石,瞬间变的暗淡无光,成了一颗普通的白色鹅卵石!

展开内容+
  • 至尊法则 截图1
  • 至尊法则 截图2
  • 至尊法则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博狗体育官方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闽ICP备12010998号-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