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白微微慕亦渊小说-白微微慕亦渊小说情意绵绵慕少的私有宠爱

当前位置:博狗体育官方首页 > 博狗体育网投 > 言情小说 > 白微微慕亦渊小说

白微微慕亦渊小说

白微微慕亦渊小说

10.0

手机阅读

来源:绾书

作者:棉花兔

时间:2019-11-22 16:06

评语:他有什么阴谋。

主角是白微微慕亦渊的小说叫做《情意绵绵:慕少的私有宠爱》,作者是棉花兔,该书讲述了:只是一场相亲而已,她居然撩到了一个总裁,还和这个男人闪婚了,闪婚的背后,是他的阴谋,他要和她共白头。

精彩节选:

周姨敲门进来,手里还捧着两只红色陶瓷水杯,“这个放你房间里的卫生间里,毛巾浴巾什么的,我明天出去买。”

这下子连慕亦渊都惊了,“毛巾浴巾也要红色的吗?”

“当然啦,新婚夫妻嘛,图个喜庆。”话到此处,她转身看着白微微,“微微啊,祝你们新婚快乐,周姨希望你们以后和和美美生活幸福。”

“谢谢周姨。”

一切归于平静后,白微微的心重新提了起来,慕亦渊看着她那副样子颇为好笑,“我还有工作没完成,今晚睡书房。”

话音刚落,他就看到白微微明显的松了口气。

啧,我就这么让你害怕?

慕先生为数不多的恶劣因子蠢蠢欲动,他微微弯腰,与白微微平视,“委屈慕太太洞房夜要一个人了,想要什么补偿吗?"

那双墨色的眼睛里倒映着她无措的脸,“没有。可是我还得一个人工作,我想要补偿。”……

最终,慕亦渊是被慕太太用枕头拍出房门的,他有些后悔,早知道是这么个结果,刚刚还不如直接亲上去呢,哪像现在,便宜没占到,还被冠了流氓称号。

睡梦里,白微微看到慕亦渊近在咫尺的俊脸,眉眼鼻唇都清晰英挺,只见他伸舌舔了舔下午被她咬过的唇角,“我想要慕太太的补偿。”

“啊!”

白微微猛的从床上坐起,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果然很烫,“都怪慕亦渊昨晚太闹……”

自言自语间,她的脚碰触到一片柔软,低头一看,床边竞铺了一圈白色的毛绒地毯。

她心里的喜爱不言而喻,昨天晚上还没有的,转头看到床头柜上贴着一张便利贴。

我昨晚加班看了下你写的小说,发现里面有很多给女主角末边铺白色长毛地毯的情节,想着你应该也喜欢,如果喜欢的话,晚上我回家能收到慕太太的一枚微笑吗?

“说着有工作没忙完,就是去看小说了吗?"

她自己都不知道,她此刻脸上的笑容有多么温暖。

微红的脸上带了点差涩,白微微脚步轻快的往楼下走,她有点近视,远远的看过去,好像周姨站在茶几旁边和沙发上的人说话。

沙发上的人?

谁?

她这时才恍然明白,这里并不是她的家,突然就很想转身逃回房间。

而沙发上的人也眼尖看到了她,向宁搂了搂安玉河的胳膊,“江姨,她己经住到渊哥哥的卧室了吗?"

安玉河眼里闪一丝狠厉,“那个谁,你过来。”

虽然仍旧没有看清脸,但这个声音她还是熟悉的,突然想起昨??慕亦渊说起的不值得。她挺直了腰板,毕竟她才是这个家名义上的女主人。

周姨看着她走过来,在心里愉愉替她捏了把汗,这位夫人看起来就来者不善,她刚刚还给慕亦渊发了信息。

安玉河看着眼前浅笑着坐下的女孩非常不满,"睡到现在オ起来?像什幺样子?".

周姨把煮好的果茶端给白微微,“先生交待的不需要喊太太起床。"

安玉河白了她一眼.,“他说不用叫就不叫了吗?身为妻子,不知道要照顾丈夫衣食起居,你的父母就是这样教你的吗?"

白微微悠悠的喝了口果茶,先是夸了一番赵姐的手艺,然后才说,“我的父母只说让我们互相体谅,而且我的丈夫说我太辛苦了,所以让我多休息一些,您在生气什么呢?我们夫妻关系和睦您不应该开心吗?"

一阵安静的空白。

安玉河没想到她会直接把床第之事拿出来说,一时涨红了脸却找不到任何理由反驳,反而是她旁边看起来柔弱的姑娘,吸了吸鼻子,眼睛也有点泛红的说:“你身为妻子,应该劝着点慕哥哥,不让他那么辛苦的啊!”

白微微想说,关你屁事!

向宁接着又小声的嘀咕,“再说了,你一个姑娘家,对着长辈说这些是不是不太礼貌啊?一点儿女孩子的矜持都没有。”

做为一名小说作家,白微微在微博上开的车都已经直通西藏布达拉宫了,还会在乎这么一点儿小事吗?

但是被人说,这个性质就不一一样了。

她无辜的撇了撇嘴,“我只是实话实说,哪里不尊敬长辈了,而且看你年纪也不大的样子,这样评论我们夫妻间的事,你有多矜持?”

刚刚还微红的眼睛彻底变成了蓄水池,安玉河递给她几片纸巾后恶狠狠的看着白微微,“你干什么欺负宁宁!”

白微微心里嗤笑一声,搞的谁不会装白莲花一样,她低了会儿头,再抬起来已是满脸委曲,“同样的话,她说就是我的不对,我说就是在欺负她,我知道您不喜欢我,可也不用这么区别对待吧!”

“既然知道我不喜欢你,那你就从这个家里滚吧!”安玉河换了个坐姿,抬起头用下巴对着她,“血浓于水你知道吧,我儿子肯定是站在我这边的,虽然不知道你用什么法子迷惑了他,但我劝你一句,门不当户不对的,你们不会幸福的!”

白微微故意瞪圆眼睛,“可我老公不是这么说的,他说他很爱我,他说他会保护我照顾我,他说他一生一世就认准我一个人了……”

听了这话的周姨都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看着对面那俩人的神情,白微微心想,我恶心不死你们。

向宁看着她,脸上尽显委屈,“你胡说,慕哥哥才不会说这些话呢!”

白微微挑眉,“这你也知道?我们夫妻两晚上说个悄悄话还得告诉你啊?”

眼瞧着这娇气的姑娘又要哭,安玉河生气极了,她搂着向宁低声哄了几句,然后一拍桌子,“我告诉你,就你这样的儿媳妇一点儿令我满意的地方都没有,我是绝对绝对不会认可你的。”

接下来的对话就此展开,甭管她们说什么,白微微就一副我老公觉得我最好最爱我的模样,一时间客厅里鸦雀无声。

慕亦渊就是这个时候回来的,他看到信息后立刻结束了会议往回赶,在看到他的一瞬间,每个人的反应都不一样。

安玉河一改刚刚的泼辣作风,拘手拘脚的站起来,“阿渊你,你怎么回来了啊!”

展开内容+
  • 白微微慕亦渊小说 截图1
  • 白微微慕亦渊小说 截图2
  • 白微微慕亦渊小说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博狗体育官方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闽ICP备12010998号-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