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女律师黄一曦-小城女律师黄一曦在线阅读

当前位置:博狗体育官方首页 > 博狗体育网投 > 都市小说 > 小城女律师

小城女律师

小城女律师

10.0

手机阅读

来源:青草

作者:莫惜春衣

时间:2019-11-23 10:01

评语:做律师难做女律师更难

主角是黄一曦的小说叫做《小城女律师》,作者是莫惜春衣,该书讲述了:黄一曦身为女律师,如何运用她手中的法律之刃在这个荆棘密布的江湖丛林中生存,是破茧成蝶还是选择自我沉沦。

精彩节选:

黄一曦出门前抬头看了看天乌云密布阴沉沉的大风刮过大叶榕的叶子掉得刚扫过的路面上满地都是明明是春天却让人有秋暮的感觉。

一想到要去的地方她的心情更差了本来就没想去的想法又多了几分她下意识地转身看着大门母亲林舒芳在门口还没离开看到她转头时手往外探了探示意她快走嘴里又开始一百遍零一遍的唠叨:“阿曦呀做人起头要懂人情识道理人家喜事时就算来请我们都可以不用去可丧事得自己主动去。”

黄一曦知道自己如果敢说个“不”字接下去肯定是魔音穿耳only

you了不得不说林舒芳这招对她和她爸爸挺有用的可惜这个武器她从来不对外。

“知道了死者为大我马上送谢大爷升天去。”黄一曦口气有点不耐烦看到母亲不同意地摇头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说:“您就放心吧我这样去神情恰恰好要是笑嘻嘻才会得罪人呢.“说完返身走了几步又回头“您操心那么多干啥进去吧风那么大小心着凉。”

坐在公交车上黄一曦望着街道两边人声鼎沸没走几步就塞车一会儿这几年城市快速发展白水州原只是一个滨海小城市现在也成了三线城市头有人甚至认为可以排在二线城市尾。

可惜的是因为市区面积不大人口密度高但市区人口不足三百万没达到建地铁的条件居住的人依然感觉交通不便。

黄一曦刚才在公交站等了近半个小时要往常她早就不耐烦了可今天她巴不得公交车来得越晚越好。

可惜从公交站到市殡仪馆也不过是九站路再慢也就不到半小时的路程。

市殡仪馆原在市郊东边已经发展成经济中心几年前搬到市西郊原本离市区距离挺远可是快速的城市化发展现在又成了人口密集的地方就算是拐进殡仪馆的那条路上附近也有几个楼盘全国著名的WK

集团的楼盘离得最近从楼盘的窗户可以清晰地看到殡仪馆那硕大的烟囱冒出的浓烟。

楼盘小区大门正对着进殡仪馆的路口从风水来说这是路煞民间又名穿心煞宅书上谓之大凶。何况又是进殡仪馆的必经之地这楼盘开工前黄一曦业余易经班的几个同学曾实地考察一番说该楼盘是大凶之地深信风水的白水州人民肯定不会捧场只怕成为无往不利的WK集团的“商场滑铁卢”。没想到去年开盘时的情景比那时的七月天还火热前一夜就有许多人带着板凳前去排队预约摇号那场景比非典时期超市里抢盐群众还可怕可见人再忌讳的事一扯上利益就全不是个事。

告别仪式是早上十点开始黄一曦到达殡仪馆的时候是九点四十五分原以为以死者的身份此时应该有许多人前来没想到站在那里一看告别大厅里面很空旷外面站的人也稀稀落落的黄一曦也没进去直接站在最外面的一棵芒果树下虽然她对芒果花会过敏可这里都是芒果树她也顾不了那么多。

黄一曦站定后环视四周没有看到一张认识的脸孔她也没有感到意外死者谢永辰是黄一曦父亲的同事谢伯伯的儿子谢伯伯比黄一曦的爸爸大了五岁三十年五前就病逝了那时谢永辰才五岁母亲没有工作母子俩就靠着政府的抚恤金生活那点钱在农村都很难熬何况在城市当时两家是邻居黄一曦的爸爸看不过去经常叫谢永辰过来家里吃饭并负担他的学费。

高三时谢永辰复读了两年还是没有考上大学黄一曦的爸爸就在朋友开的对讲机公司里帮他找一份工作不到两年他就炒掉老板并抢走他的客户没多久他就发家了很快买了别墅搬走了黄一曦的爸爸在世时每年过年时他还会拎着一点薄礼过来拜年十年前黄一曦的爸爸过世后他过年时还来了一次就再也没有来过。要不是谢伯伯的神主牌位还放在旧屋谢阿姨年节的时候会过来拜祭两家早就没了来往。

谢永辰很聪明他读书虽然不行但生意眼光非常好对讲机生意不好后又开起包袋厂包袋厂行情不好后他又转向房地产听说他的地都是通过各种手段便宜导腾到手那时象WK集团这种全国闻名的地产公司还没有入驻白水州这样的三线小城市谢永辰俨然就是白水州房地产商的龙头老大。

五天前谢永辰半夜出差回来自己开车奔驰车撞到市中心道路上的护栏护栏的栏杆直接对穿他的心脏把他象串糖葫芦一样串在护栏那里尽管120定点医院就在出事地点的对面不到两分钟就赶到的急救医生依然回天无力。

如果今天是谢永辰的母亲陈阿姨走想必来到这里的人应该是眼前的十倍以上吧。

世事如此人走茶凉谢永辰也不例外。

此时谢永辰的亲戚应该都围在告别厅里站在外面的人应该是他利益场上的朋友个个看起来非富即贵言谈举止都是大额软妹币的粉红气息。

“谢老板真是可惜了天妒英才英年早逝呀。”一个胖胖的中年商人感慨。

“是呀谢老板走是白水州的损失呀他走了只怕白水州的GDP至少要比他在的时候少一两成呀。”

这两个感慨的人黄一曦刚见过她下公交车的时候他们正好停车走出来一个满脸刻薄:“这谢老板死得蹊跷呀是不是坏事干多了老天看不过去收走了呀。”

另一人回答:“他那些如花似玉的女人也不知道会便宜谁呀那么多的遗产。”

“是可惜了要不是我有老婆孩子想到那美女还有那些钱还有他的崽子叫我爸爸就浑身激动。”

两个人说完猥琐地笑了起来要不是黄一曦亲眼看到也无法想像他们此时一脸沉痛的样子。

展开内容+
  • 小城女律师 截图1
  • 小城女律师 截图2
  • 小城女律师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商务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博狗体育官方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闽ICP备12010998号-3-2